垂死掙扎的「神風特攻」

   所謂「神風」,原指1274年和1281年兩次摧毀元世祖忽必烈派到日本的艦隊,使日本免遭入侵的大颱風,當時的日本人認為這是神的旨意。1944年,隨著美軍在太平洋戰場上攻勢的加強,日軍在這一地區連遭失敗,海空力量受到很大損失,其處境日益困難。窮途末路的日本當局期望神風再次顯靈,以挽救其最後失敗的命運,於是利用國民對神風的崇拜和狂熱的愛國情緒,在軍中組織「神風特攻隊」,不惜一切代價,使用自殺性的「神風特攻」戰術,讓飛行員和水兵駕機、駕艦撞擊美國艦艇。起初打算將參加特攻行動者集中編為正式部隊,後來又決定以個人資格配屬於作戰部隊,臨時編為特攻隊。

   早在1944年5月,第5飛行戰隊的高田勝重少佐率領4架日本戰鬥機進攻比阿島南岸的美國艦隊時,就曾使用過這種戰術。出發之前,他們深知戰局危急,互相約定,誓不生還。戰鬥中,他們駕駛帶彈飛機衝撞美國驅逐艦,結果將敵艦擊沉。這件事立即受到日本軍方的重視。

   1944年10月17日,一支美國部隊在萊特灣入口處登陸。一天前,美國航空母艦上的飛機已經飛臨從菲律賓呂宋島到棉蘭老島之間的許多目標上空,當時,日本艦隊在菲律賓海面的戰鬥中,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看來,只有出現奇跡,才能把日本從災難中拯救出來。

   當天,日本海軍航空兵中將大西抵達馬尼拉。大西此時任第一海軍航空兵司令,被認為是日本最有名的空戰先驅。他認為,要扭轉戰局,只有採取「敢死衝撞攻擊」。這是以微小犧牲換取最大戰果的唯一辦法。於是,他決定組建神風特攻隊。

   10月19日,當暮色降臨到呂宋島馬哈洛卡特田野的時候,一輛黑色轎車來到日本201空軍大隊指揮所。大西從車上走下來。他召集201大隊參謀人員開會,並對他們說:「形勢已到了十分嚴重的地步,保衛菲律賓成功與否,關係到整個帝國的命運。栗田海軍中將率領的一支海軍部隊正在進入萊特灣,並在那裡殲滅敵人的水面艦船。第一海軍航空兵已奉命支援栗田部隊。我們的任務就是要破壞敵人的航空母艦。但是,根據我們現在的力量,繼續使用常規戰爭方法已不可能贏得勝利。我的意見是,只有用零式戰鬥機,裝滿每枚重250公斤的炸彈,向敵人航空母艦的飛行甲板俯衝撞擊,才能制服敵人。」

   當大西的眼睛掃向聽眾的時候,人們像觸電一樣,十分明顯,他此次來訪的目的是要鼓勵人們發動自殺性攻擊。這時,值勤指揮官玉井中佐要求允許他同空軍中隊的領導進行協商,因為這種事情實在非同小可。他深信,他的大多數飛行員聽到此項計劃後,是會把自己獻出來的。後來,他向上級報告說:「他們沒說什麼。但是,他們的眼神雄辯地告訴人們,他們是願意為帝國犧牲的。」

   後來,決定由關之雄上尉領導這次攻擊。他是一個才能出眾、有個性的人,畢業於江田島海軍學校。當玉井中佐宣佈這項命令時,關之雄的身體微微傾向桌子,兩手支著頭,兩眼微閉。這個青年軍官在離家之前剛剛結婚。他除了握緊拳頭之外,有好幾分鐘一動也不動。然後,他慢慢抬起頭,輕輕把頭髮向後理了理,用清晰而平靜的聲音說道:「請一定派我帶頭髮動這一攻擊。

   10月20日,日出後不久,大西召見24名神風特攻隊員,向他們發表了講話。他的聲音由於充滿感情而有點顫抖。他說:「日本面臨著可怕的危機,拯救我們國家已經不是那些部長的力量所能做到的,也不是總參謀部和其下屬單位指揮官及像我這樣的人所能做到的。現在,這樣的責任將由像你們這樣的有為青年擔當起來。」在結束講話時,他的眼眶裡滿含著淚水。他最後說:「我請求你們盡最大力量,並祝你們成功。」招募特別攻擊隊飛行員的工作也同時在其它軍事基地進行著。10月20日傍晚6時,所有飛行員都集合起來開會。指揮官說:「每個志願參加『特別攻擊隊』的人都要在一張紙上寫上自己的名字和職銜,然後放在一個信封裡封起來;如果你不願當志願人員,你就在信封裡放一張白紙。你們現在有3個小時的考慮時間。」9時許,一個年長的海軍中士駕駛員把信封收集起來交給指揮部。在20多名飛行員中只有2個交了白紙。

   10月25日上午8時,日本栗田健男中將的第1進擊艦隊給在馬尼拉的大西將軍發出急電,要求派戰鬥機掩護他的艦隊。大西派出10架飛機,其中9架被美國艦載機擊落。只有1架神風特攻隊的轟炸機突破美國警戒網,向美國「普林斯頓」號航空母艦飛行甲板上撞去。飛機攜帶的炸彈掀翻了航空母艦飛行棚,引起沖天大火。火勢向下蔓延,隨著陣陣巨響,彈藥庫爆炸了。航空母艦後部被炸得無影無蹤。旁邊趕來救火的「伯明翰號」巡洋艦也被炸毀,艦上200多名官兵頃刻喪生。

   瀨木中尉率領他的5架神風特攻隊的零式飛機,從1000英尺高度向美國航空母艦一頭紮下去。第5架零式飛機在最後一瞬間擦過「懷特普萊恩斯」號航空母艦,一頭栽在「聖路易斯」號航空母艦甲板上。致使這艘美國航空母艦發生了一連串的爆炸。不到半小時,它便沉入汪洋大海。

   在南棉蘭老的達沃,神風特攻隊的6架飛機在拂曉時起飛,結果撞壞了3艘盟軍的護航航空母艦。同一天早上,關之雄上尉從馬哈洛卡特出發也領導了一次成功的攻擊。在發現美軍一支擁有4艘航空母艦和6艘其它艦船的艦隊之後,關之雄駕機衝向一艘航空母艦。他的僚機也向這艘航空母艦俯衝隊,航空母艦立即冒起大股濃煙。另外兩架飛機也撞擊成功:一架撞到一艘航空母艦上;另一架撞上一艘輕型巡洋艦。

   神風特攻隊成功撞擊的消息傳遍日本海軍。那一天,儘管有93架戰鬥機和57架轟炸機進行了常規進攻,可是沒給盟軍造成多大損失。然而,自殺攻擊的效果卻是顯而易見的。大西深信,進一步使用這種非人道的戰術是不可避免的。他還把自己的意見強加給第二海軍航空兵司令、海軍中將福留,對他施加壓力說:「除了竭盡全力進行這種特殊攻擊外,別無其它方法可以挽救我們。現在已是你的航空兵也採取這種戰術的時候了。」

   至此,神風特攻隊的戰術得到了充分運用。許多年青的飛行員自願參加神風特攻隊,因而增加了這種特殊部隊的攻擊力量。

   然而,所餘時間不多了,萊特島周圍的形勢越來越對日本不利。由於盟軍進攻的步伐不斷加快,日軍這種自殺性攻擊的次數也越來越多,而日軍飛機的供應卻越來越少。1945年1月5日,日本海軍發動了最後一次大規模自殺性攻擊,15架戰鬥轟炸機在林加延灣撞擊盟軍的進攻部隊,摧毀了兩艘巡洋艦,同時還重創了一艘護航航空母艦和一艘驅逐艦。日本在丟失菲律賓之後,又連遭慘敗。1945年2月,盟軍以強大兵力進攻硫磺島,4月又對沖繩島發起進攻,使日本陷於絕境。這種形勢導致日本把神風特攻這一戰術運用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甚至連一些教練機也用來從事這種攻擊。日本人除了用飛機進行神風特攻外,還將艦艇和魚雷實行特攻化。各種特攻艦艇都有不同的特攻性能。蛟龍潛艇,長26.15米。直徑2.04米,排水量60.2噸,水中速度每小時16海里,續航時間最長可達125小時,可發射魚雷,可裝炸藥撞擊敵艦。海龍潛艇,長7.28米,直徑1.3米,排水量19.2噸,有兩個魚雷發射管,頭部裝炸藥,既可發射魚雷,亦可撞擊敵艦,航速7.5海里時,可續航12小時。回天載人魚雷,利用魚雷結構,裡面填進大量炸藥,用人操縱潛航,衝撞敵艦。還有震洋快艇,即衝撞爆炸快艇等。

   日本人不但將大量飛機包括作戰飛機、教練機火速改裝成神風特攻機,還大量生產專用的神風特攻機,即MXY—櫻花式。這種飛機容易操縱,燃料消耗極少,與其說是飛機,還不如說是從遠處發射的載人火箭彈。櫻花式懸掛在作為母機的轟炸機下面,由母機將其運送到戰區。發現目標後,在空中脫離母機,滑翔一段距離後,飛行員啟動固體火箭發動機,高速俯衝向敵艦撞擊。

   另外,日本人還擁有櫻彈機、橘花機、籐花機等自殺飛機。櫻彈機是把炸藥裝在重型轟炸機的前半部機身裡,該機可裝3噸炸藥,威力很大;橘花機由地面發射,內設兩個噴射推進器,最高速度為每小時335海里,在6000米高度的飛行距離是300海里,裝一枚重800公斤或1200公斤炸彈。籐花機是一種低翼、單發動機的單座特攻機。在4230米高度的時速為280海里,續航距離為600海里,載一枚500公斤炸彈。

   美國人給櫻花式起的綽號是「笨彈」。這種「笨彈」在4月12日盟軍對沖繩島發動大規模進攻時曾被使用過。第一個使用這種自殺飛機的飛行員在進行攻擊時似乎表現得十分冷靜。平時不飛行的時候,他充當低級軍官宿舍的管理人,在爬進作為「母機」的轟炸機機艙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請你好好照看我給宿舍訂的一批新稻草蓆子。」當他向沖繩島飛行時,平靜地在機艙裡打瞌睡,而當被人喚醒之後,他便振奮精神,向死亡飛去。

   在沖繩島戰役中,有1800多次自殺飛行。到日本投降時,日本帝國海軍裡總共有2519名士兵和軍官以這種方式喪生。雖然據說當時每70個日本人中就有1個人心甘情願為天皇送死,但日軍中一些經驗豐富的飛行員們,在尊敬神風隊員的犧牲精神的同時,仍認為這實際上是對極其寶貴的有戰鬥經驗的飛行員的一種浪費。

   神風特攻雖然給美國艦隊帶來了嚴重損失。但這種戰術卻不可能挽救日本的最後崩潰。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在宣佈投降後幾小時,日本第5海軍航空兵司令宇垣從自己的制服上摘下徽章,對召集起來的軍官和士兵說:「我就要起飛去沖繩,向敵人進行衝撞攻擊了,有願意跟我一起去的請舉手。」結果舉手的志願人員竟比當時可能作戰的飛機還多,最後8架飛機起飛了。在這些飛機中,包括宇垣在內的7架飛機用無線電話報告說,他們正向目標衝去。

   那天黃昏,最先提倡這種戰術,此時已任日本海軍參謀長的大西海軍大將在一張紙上寫道:「獻給我已失去的部屬的英靈。我對他們英勇的行動表示最大的感激。我將以死向這些勇敢的人和他們的家屬表示歉意。」隨後,他拔出武士刀剖腹自殺。